【“四进四信”主题征文比赛三等奖作品】夏东坛 生于忧患 死于安乐
2015-06-23 00:00 李继富  审核人:

生于忧患 死于安乐

——习大大让我印象最深刻的一句话

本科生+重庆知识产权学院+夏东坛

“生于忧患,死于安乐”习近平总书记在党风廉政建设上多次以此八字警醒全党。责任担当,危机意识,古来有勾践后发于卧薪尝胆,纣王败身于酒池肉林。发展至时下,距离“老吾老以及人之老,幼吾幼以及人之幼”的共产主义还甚远,当一些人身处高处,则忘了忧患意识,钱财只是顺手拈来,而无顾是否取之有道,欧阳修曾言:“忧劳可以兴国,逸豫可以忘身”。因而国之长治久安,便需此戒。

时下,反腐斗争席卷中国,面对新的“四大考验”与“四种危险”,总书记一贯强调“担当”。他在革命圣地西柏坡告诫全党:“党面临的‘赶考’远未结束”,要“努力交出优异的答卷”。在执政兴国方面上,强调“生于忧患,死于安乐。没有危机感和紧迫感,看不到问题和症结所在,那危险就不远了”;在为官从政具体的方面,强调“为官避事平生耻”,要求当官必须有担当作为,其力行“老虎苍蝇一起打” 更是对贪污腐败现象的“零容忍”。

其实官员的腐败并非一朝一夕之事,中国的传统文化中,有着以“以官为本、以官为尊、以官为荣、以官为求”的官位文化特征,知识分子尚追求“学而优则仕”,发奋图之为形势所致,且不论此时学子思想高达“先天下之忧而忧,后天下之乐而乐”的境界,却必定有“一考定平生”的忧患意识,囊萤映雪、悬梁刺股、牛角挂书、温舒编蒲等诸如此类的上进决心早已传于后世。

十年寒窗,天道酬勤,一朝入驻官位,其更应有所思悟,念民生之忧而忧,然多数者却将之忘于身后,被“官尊民卑,天赋人权”的官文化侵蚀,有着不用过往日之苦,苦尽甘来的思想,没有了艰苦环境,何来忧患之识?于是滋生着一批批贪富享乐者,开始游离于人道的边缘,即使有限制为官者的法律绳索,有监督检查者,仍然阻止不了那么多“前腐后继”,赵翼《廿二史札礼》记载,《草木子》证明祖严于吏治,凡守令贪酷者,许民赴京陈诉,赃至六十两以上者,枭首示众,仍剥皮实草。法令森严,百职厘举。祖训所谓革前无姑息之政,治旧欲污染之徒。汉元帝时也有针对官吏的刑律,坐赃者,皆禁锢不得为吏;宋代亦有“凡最罚悉从轻减,独于赃吏最严”。笔者并非否认历朝不乏一些清官,但“木秀于林,风必摧之”,在官官相护的潮流中难以立足,沦为迁客骚人。现如今,刑法亦有对为官犯罪行为的相关规定,依然杜绝不了贪污的现象,由此观之,令行禁止并非阻却官员腐败作风的有效方式,正因身居高位,少了忧,何来患,何来“穷则独善其身,达则兼济天下”的理想?

人无远虑,必有近忧,居安思危的意识维度也成了决定的人生长度的一项指标。程凌征,浙江省临海市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原局长,兼任临海市作家理事会副主席,曾因创作反腐长篇小说《官运亨通》、《位高权重》、《天地作证》出名,被当地人称为“反腐作家”,而后在执政期间,利用职权收受他人贿赂11.3万元被判处有期徒刑七年。事后他在忏悔录中曾写着“我在用笔讨伐别人腐败的同时,自己却没能抵挡住腐败的侵蚀,从昔日的创卫功臣沦为阶”,正如王安石所言:“豪华尽出成功后,逸乐安知与祸双”。其实这也是历史的重温,强弓劲弩,信臣精卒,据亿丈之城,临不测之渊。秦国,其统治者秦始皇,史无前例完成统一中国的盛举,不可一世灭了六国,却自诩关中之固,金城千里,子孙帝王可继万世之业,却只安享了十四年的太平。以镜为鉴,可以正衣冠;以人为鉴,可以明得失,我们看到了前人所留下的遗憾,总不能站在巨人的肩膀上看别人的得失,无论是为官者或是民众,不能忘了此时所处的境地,无论身在何境,为人警言慎行,处世如履薄冰,人云“居安思危,思则有备,有备无患”。

“缙云氏有不才子,贪于饮食,冒于货贿,侵欲崇侈,不可盈厌……天下之民以比三凶,谓之'饕餮’。”记于《左传》尧帝时代,百姓便对骄奢贪欲所不喜,更无论何时至几千年后的今日,拿着纳税人的钱做不良之事,以不容于道德与法律之内。随着“四大老虎”的落马,习总书记“猛药去疴、重典治乱、刮骨疗毒、壮士断腕”的反腐决心已彰显,但却显示了中国的廉政建设迫在眉睫,若无清明之治,无居安思危,势必腐败横生,居庙堂之高,忘忧其民,民众怨言四起,苛政猛于虎,腐败必亡国,这是历史演绎的结果。我国反腐败是一个庞大的系统工程,无法一时便从根源上杜绝,其艰巨性与为官者的知识背景,思想高度直接相关,社会的发展所带来的物质享受,让人们逐渐丧失了战战兢兢、如临深渊的工作意识,我们在提高执法力度的同时,自身的忧患意识与修养更是治标之本,如《易经》所言“安而不忘危,存而不忘亡,治而不忘乱 ”。

反腐之路,曼曼而修远,居安思危,吾等仍需上下求索······

关闭窗口